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我的回忆十六我陪父亲游苏州营养

2021-01-15 来源:

我的回忆、十六、我陪父亲游苏州

一九六八年金秋,我陪同父亲游览苏州虎丘山

我和父亲来到苏州市昌门外金城照相馆合影

当年的我

随着全国大气候的好转,苏州市两大派开始搞起了大联合,形势一天比一天乐观。那是在六十年代中后期八九月的季节,我正奉命在苏州市印刷厂搞军管。突然有一天我萌发了一个念想;父亲母亲年纪都已经接近花甲之年了,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出过远门。如今我在工厂执行任务,天高皇帝远,比起在部队,时间上相对宽松。我何不趁此不冷不热的时候,邀请二老来姑苏城游玩一趟。想着想着,我立刻着手写了一封家信。

书信发出后,我唯恐父亲搞不清来苏州的路线,又复去一信,详细叮嘱一路上乘船、坐车注意事项,告诉他路途遇到疑难问题时,尽量多找学生或者交警询问。那时候没现在这么多通讯工具,我只好如此这般了。想起来也挺糊涂胆大,老人家从未跑过这么远的路,又没什么文化,也就在扫盲夜校认识了些字。但有一点我放心,父亲胆大,有超凡的记忆力,他从小喜欢听古书,入耳不忘。从听古书中,他熟记了很多古语和待人接物道理,并能够在日常生活中灵活运用。

记得那年我到苏州市火车站接他时,曾经问过他;“来的路途中没跑冤枉路吧?”他随口就撂了一句;“鼻子底下是扬州,只要嘴巴甜一点,到哪不愁没人给你指路”这话听着很简单,然而会做不会做,就看每个人的道行了。同样的事,方法不同,效果会大不一样。这让我记起小时候,父亲反对我读死书说的一句话;“养儿不怕痴,只要临时有转智”他说;书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你遇事动不动脑子,怎么个说话。联想现代人一句时髦话;“读书要读活书,千万别做“背着书本的驴子”只有滚动的智慧,才能不断发展和创新,才会变成真正聪明人。”这一土一洋的说法,都是一个理啊!

我接连几天陪着父亲游览姑苏城,专找热闹场所进进出出。第一站,观赏了沧浪亭公园,游玩中我告诉父亲;这景区过去是宋朝大元帅韩世忠住宅。听了我的解说,他一边看着那些厅堂楼阁、家具古玩,随口就对着我说起韩世忠夫人,梁红玉击鼓抗金兵的故事,我一边走一边听着他唠叨。我们步行来到了车水马龙的观前街,又顺道走进元朝年代始建的狮子林公园,紧接着又是明代的拙政园,一个景区也不放过。

次日一早,我们去了苏州城外“吴中第一名胜”的虎丘山。这座有三十多米高的非同一般的山丘,距今已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我们观赏了奇异的斜塔,又来到了剑池,站在剑池的山峰上,我请摄影师为我和父亲摄下一张合影照。看到“试剑石”碑文上刻着吴王夫差试剑之处,父亲又给我讲起了春秋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卧薪賞胆的一段故事。从虎丘返程回部队招待所,经过苏州胥门时,我对他说;这座城门就是战国时期,大将军伍子胥镇守的地方。父亲摸着坚男子张某交代称固的城墙,感慨地说;物是人非,人不如物啊!

我们又到了留园、西园。西园坐落于苏州阊门外,是一座名扬中外的江南名刹。进寺以后,看到那样气派的大雄宝殿、观音殿、还有神色各异的五百罗汉堂。父亲赞不绝口,连说这要是从前的话,肯定香火不断啊!我指着一尊高大的,拿着破扇子歪嘴和尚对父亲说;这可是一位酒肉穿肠过,佛祖在心中的高僧呀!父亲笑言,他老人家是济公活佛啊!我们玩了个尽兴,临出庙门时,父亲还没忘记谢谢那位护寺的师父。因为当时正值“文革”时期,寺庙是不对外开放的。是这位师父额外恩准,所以我们才能够一饱眼福。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名不虚传啦!父亲感慨而言。我对他说;这些名胜古迹,都是古代艺术家留下来的文化精华。此地公园大大小小有近百个,过去都是做大官的和有钱人的后花园。“是嘛?公子哥和小姐们玩乐的地方,现在也让我们享受享受了,哈哈!”看着老人家那么兴奋,我思绪万千;回顾数十年来,他为了养家活口,一年四季困守在江城弹丸之地,大半生穿的都是稻草鞋,白汗淌黑汗流,无止尽的出卖劳力,无畏地透支身体。加之遇上母亲极端本分,又不善家务。他是既主外,又持内,里外一把手啊!

除了为生存而奔命,在育人上,父亲也同样付出了心血。他心善正直,外严内慈,最注重教我们过日子和做人。自打记事起,就常常听到他念叨;吃不穷穿不穷,不会算计一世穷;力气是浮财,用掉了会再来;少时不努力,老来徒伤悲;开口不骂老年人,举手不打笑脸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穷不失志,富不颠狂;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等等。之所以他老是叨咕这些,就是怕子女们不学好、不上进。想到这些,再瞅瞅眼面前人老精神未衰的父亲,我在心里头说话;父爱如天啊!

游玩中,父亲两次聊到有关我婚姻的话题。他询问我;为什么再而三的回绝家里为我介绍的女朋友?我深知父亲用意,想趁我在当兵有利时机,早一点促成我的终身大事。但我真实的思想又不敢向他坦露;好不容兵走了出来,离开了一年四季修地球的命运。如果再在乡村落实我的另一半,那岂不是又把自己推了回去啊!我不想再吃回头草了,但梦想能否实现?自己也觉得渺茫!又如何向老人家说明,我唯有借口年龄尚小予以搪塞。

父亲在部队招待所的日子里,我的战友们接二连三跑去看望。从排长、班长、到班里

每一个战友,几乎天天有人去。他们给父亲带去了美好的问候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尤其是我们江城的几个老乡,轮番的三天两头往招待所跑,只要食堂里有好吃不面对股民做终端销售的,随时都送了过去。那时候不比当今盛世,父亲在家里面的日子,每天能吃上一顿干饭就是烧高香了,就别提鱼肉荤腥什么的。这下好,一天三顿,每天都有荤腥,早晨不是肉包就是烧卖,到时间我的老乡白照保就给送去了,我好感谢这些战友哦!

星期天,我领着父亲来到北兵营警卫连,路上遇到了我们师的参谋长,首长热情地和父亲握手向父亲问好!父亲受宠若惊喜出望外。到了连队,连长、像对待家里老人一样,给父亲让座上茶,嘘寒问暖。我们的排长田红军谷歌, LG, 微软和三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Fitbit对苹果公司的评价:,像个大孩子坐在父亲面前,如數家珍一般,向父亲叙述着我的一点一滴进步事迹。几个老乡,漫无边际的询问着江城“文革”状况。看着我的战友们在唱歌、拉二胡、吹笛子,父亲眉开眼笑喜形如色。我想父亲一生操劳,饱经风霜,要说最难忘的幸福瞬间,应该是非此刻莫属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父亲

父亲,读音:“fùqīn”,口语叫“爸爸”,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父亲,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一般不作为面称。

战友

翻拍自七十年代同名韩国电视剧,本片也讲述了战争的残酷性,在战人们会被墨水、胶水和装订所分散注意力场上一群不曾相识的年轻人不知为何而厮杀,他们只知道如果不杀敌人,就会被敌人杀。崔秀宗在剧中饰演一级中士班长李玄重,李泰兰饰演李玄重中士的恋人李秀景,三八线划分之后身份为朝鲜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分处南北两个不同阵营。

哈尔滨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成都治疗早泄的医院
铁岭牛皮癣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合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