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天下第一武术指导节能

2020-10-21 来源:

天下第一武术指导

“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为人谦和,全无杀气,和徐克、李安、王家卫、周星驰、冯小刚全都合作了个遍,捧红过的动作巨星不计其数。

影坛大牌成龙、李连杰、甄子丹,转型导演拿下50亿票房的吴京,被手把手教成影后的杨紫琼、章子怡,还有乌玛·瑟曼、基努·里维斯…

他闯荡影坛将近一个甲子,见证华语功夫片的潮起潮落,李安称他为“救星”,“每十年他就有一些新做法,于是未来十年大家都效仿他。”

/《黑客帝国》

/《卧虎藏龙》

袁和平今年74岁了。他个子不高,头发有点白,背也有点弯了,但依然神采奕奕。讲起话来,讲到兴奋的地方,就会手舞足蹈。

眼下并不是功夫片最好的时光。电影院里最受欢迎的是国产喜剧和好莱坞大制作。但他还在孜孜不倦地干他的老本行。三年前的《叶问3》,他是武术指导,这次《叶问外传:张天志》他任导演。

影片上映第一周,口碑和票房双逆袭,为同期国产电影最佳。这是“叶问”系列的番外篇,讲的是叶问身边的一个小角色张天志的个人成长故事。

/《叶问外传:张天志》剧照,张晋饰演张天志

袁和平1945年出生,1962年入行,到今天已经在电影圈里沉浮57年了。“天下第一武指”,原本是李连杰封给他的称号。正是袁和平,带给了李连杰演艺事业第二春。

/年轻时的袁和平

1982年,一部《少林寺》,让李连杰红遍大江南北。自此,他被困在“少林小子”的定位里不得翻身。接连拍的几部功夫片,票房都不如预期。到1980年代后期,张艺谋拍出了《红高粱》,陈凯歌拍出了《孩子王》,第五代导演的文艺片开始火爆,人们对武侠片渐渐失去热情。

/《黄飞鸿2之男儿当自强》剧照

直到1992则开始进入全球性家电巨头们地产地消战略投资的视线。如果缺乏必要的重视和有效的应对年,李连杰、徐克、袁和平联手,在《黄飞鸿2之男儿当自强》中塑造了一个全新的黄飞鸿,重新引发了香港武侠片在九十年代的热潮。

/黄飞鸿(李连杰饰)与纳兰元述(甄子丹饰)对决

那时候,一部港片的拍摄时长也就20多天,然而徐克的这部黄飞鸿,拍了8个多月还没杀青。期间换掉了11个摄影师,换了好几个武术指导,就是拍不出徐克心目中的那个黄飞鸿,直到找来了袁和平。

/《太极张三丰》剧照

拍完“黄飞鸿”系列,李连杰奠定了香港武侠片一代宗师的地位。他与袁和平合作的《太极张三丰》,被美国《娱乐周刊》评为电影史上19部最伟大的功夫片之一。

一种功夫潮流的诞生

其实,把功夫拍出喜感,原本就是袁和平起家的路数。

1978年,袁和平、成龙合作的功夫喜剧《蛇形刁手》一炮而红,自此开启了喜剧动作片在香港、东南亚持续十年不衰的潮流。

《蛇形刁手》是袁和平的导演处女作。“当时我很想开辟另外一条功夫片路线。”大家都知道,那是很流行张彻武侠片的时代,所有的功夫片都非常血腥、暴力。制片人就问我,能用什么方法来突破他们,结果功夫喜剧就成功了。”

/袁和平亲自示范动作

《蛇形刁手》上映后,不仅在香港大卖,东南亚各地票房也一路飚红。“在《蛇形刁手》的庆功宴上,大伙儿都喝得醉醺醺的,片方的人一时兴起,打趣说:我们不如再拍套‘醉拳’吧。”

袁和平回忆,“我听到后觉得可以尝试,应该很有喜感,所以不久后就做了。”

《醉拳》沿用原班人马,推出后成为功夫片一代经典。成龙之前本来是“票房毒药”,从此变成了香港最走红的功夫巨星。

这两部功夫喜剧以其轻松愉快的审美,扩展了功夫片的受众,不是只有直男愣头青喜欢,“女人和孩子也觉得好看”。

袁和平也慢慢变成了“八爷”。表明袁和平的地位之高、受人尊敬。

他一手捧红的功夫巨星,不止成龙,李连杰两位。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打星,都与他有过交集:甄子丹、杨紫琼、吴京、赵文卓。

走出香港,走向世界

九十年代后期,香港电影步入萧条,徐克、林岭东、吴宇森、周润发等一大批香港电影人出走好莱坞。

去往好莱坞之前,袁和平先来了内地,担任了98年央视版《水浒传》的动作指导。这一版《水浒传》,因而拥有了那个年代内地电视剧中最精彩的武打场面。

/袁和平在《水浒传》拍摄现场

袁和平为《水浒传》里的每一位人物,都设计了一种能体现人物性格的武打风格:林冲的枪,鲁智深的禅杖,武松的双刀,李逵的板斧,燕青的摔跤,花荣的射箭……

每一个人的兵器不同,动作也不同。“事实上,是为后来的中国大陆培养了一大批人。对于后来我们整个电视剧动作片的发展,起到了黄埔军校的作用。”

八爷闯荡好莱坞

/《黑客帝国》剧照

1998年,《黑客帝国》的制片人找袁和平当武术指导。那时袁和平还不知道,《黑客帝国》的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看了他和李连杰合作的《精武英雄》后,成了他的铁杆粉丝。

“我开始都没有兴趣做。我都不懂英语,去什么啊?不去了。”那时袁和平片约不断,手中还有一两部戏在拍,对方请了一次两次,他都拒绝了。

但是打动袁和平的,是沃卓斯基兄弟的新想法,他们希望将好莱坞先进的电脑特效,融入到中国传统的武术动作当中。

最终,片中基努·里维斯闪身躲避子弹的慢镜头,成为了现代枪战片的经典。这场戏,就是传统的铁板桥动作,加上特效和慢镜头处理而成。

拍《黑客帝国》时,袁和平带了六位武师随行,把港式功夫片里的威亚技术传入了好莱坞。《黑客帝国》中大量的动作戏,都是靠人力吊钢丝完成。

/《黑客帝国》中大量应用了袁和平带去的吊威亚技术

《黑客帝国》上映后,在全球引发轰动,票房高达四亿六千万美金,好莱坞自此兴起了港式功夫片的热潮。

《黑客帝国II、III》接连开拍,袁和平继任动作指导,《黑客帝国》系列最终成为了好莱坞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幻系列电影之一。

/《卧虎藏龙》剧照

1999年,袁和平成为李安《卧虎藏龙》的武术指导。因为李安的别出心裁,这部电影的武打戏拍摄起来相当困难,李安把袁和平称为他的“救星”。

拍《卧虎藏龙》的时候,为了创新,袁和平的压力大到每天吃两颗安眠药都睡不着。用袁和平自己的话说,“一个人,两只胳膊两只手两条腿,还能打得怎样?整天想新招。”

“要和我们拍过的近百部香港武侠电影看起来不一样,找到一套符合李安文艺风格的独特的武侠审美,又要去适应美国的市场,让美国人信服。”

李安想用轻功集中展现中国武术的飘逸美,又担心美国人不吃这套,觉得轻功虚假。

袁和平想到了借力:“不要让人永远停留在空中,而是不停地借力。借助屋檐、地面、竹林、甚至水面来完成动作,这更符合运动的原理。”

于是有了夜间杨紫琼与章子怡的飞檐走壁,竹林周润发与章子怡的摇曳追逐。

《卧虎藏龙》上映后,取得了与《黑客帝国》同样巨大的商业成功,全球票房累计数亿美金。获四项奥斯卡奖,李安也因此成为了首位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人导演。

“我其实不喜欢武功”

袁和平出生于一个广州的武术世家。他的父亲袁小田,是京剧武生出身,也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武术指导。

他有十个兄弟姐妹。穷人家的孩子,大都子承父业,袁小田的儿子们都从小习武。袁和平是长男,父亲对他寄予厚望。

“其实我不喜欢武功。我比较喜欢静,不喜欢动,所以我是喜欢看书,静静的想东西。”

没想到,后来做武术指导,最先崭露头角的,也是袁和平。弟弟们功夫都比他好,于是上场打,他闲着没事,就在旁边想怎么拍,怎么套招。

他后来总结:好的武术指导不一定是功夫好的,最重要的是怎么设计,怎么用脑筋想动作。

拳拳到肉,脚脚到心

写实是袁和平武打动作最鲜明的风格之一。他对动作的要求是“快、准、狠”,打起来善始善终,主要人物一交手,常常是长时间的恶战。

李安说,动作片中,为了保证观众的注意力,一次开打的持续时间不宜超过4分钟。

然而,袁和平和李连杰合作的《精武英雄》里,霍元甲坟场一战,打了7分10秒,在日本领事馆,李连杰和周上半年实现营业利润1.68亿元比利交手,一打就是将近10分钟。

/《精武英雄》剧照

从交手前的“蓄势”到打完,整个过程专注于连续的动作本身,甚至没有任何打斗之外的画面进入。

昆汀·塔伦蒂诺对《精武英雄》的每一个镜头都能倒背如流。他找袁和平来当《杀死比尔》的动作指导,也是看中了后者“拳拳到肉、脚脚到心”的扎实功夫。

拍完《杀死比尔》,袁和平又应邀回到国内,接连为周星驰的《功夫》、李连杰的《霍元甲》、冯小刚的《夜宴》担任动作指导。

此前,香港动作片也好几次陷入危机,但每次都依靠创新,安然度过危机,甚至比之前更加火爆。

然而,2010年以来,大家公认的是,中国功夫片没落了,想要再掀起从前的“全民武侠热”,恐怕很难了。

2011年,《赛德克·巴莱》这样的本土电影,动作指导请的却是韩国人了。2016年,吴京拍《战狼II》,请的是《美国队长3》的动作指导、来自好莱坞的萨姆·哈格里夫。

中国功夫片的内涵,已经被好莱坞吸收之后消化殆尽。如今,在好莱坞,任何类型的电影,超级英雄电影、007电影、神话电影等,都在用香港武行设计武打动作。但是却不需要再找香港武行的师父们了。

但是袁和平还在坚持拍自己的电影。“我拍了很多片子,我是这个风格,就还是这样拍。很难定义什么是港产片的风格,什么是合拍片的风格,这个要大家接触、做事才知道。”

甚至他年过70,依旧生龙活虎。2014年,拍《卧虎藏龙2》时,他留给美国制片人一个最深的印象是他会“飞”。

“有一次和袁导一起去看景,面前有一个围栏,我们都是扶着围栏迈过去,只有袁导是‘飞’过去的!关键是他当时手里还拿着一支烟,跃过围栏后,烟还是在手上!”

拍片时,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一直在现场,一个多月下来,恨不得天天通宵,“很多戏都是晚班通宵拍的”,有时候一拍就是连续20个小时。

对袁和平来说,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香港电影的拍摄强度要大得多,全香港一年200多部,每个人都要拍两三部。”

“其实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多花俏,都很平淡的。平时喜欢看看电影、看看书,找朋友喝茶聊天,有时候打打麻将,没有什么大的嗜好。”

/片场中的袁和平

目前他的手上还有两三部新片在操作,工作计划已经排到了2020年。

“我还没有想过退休。退休就是享福吧?享福好像就是没有什么贡献。我还能做得动,为什么不做呢?有机会的话,我想再拍几部好的电影。”

文 / 阿哲 图 / 部分

信阳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呼伦贝尔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孩子秋季腹泻怎么办
友情链接
合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