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最强少城主第十八章莫愁前路无知己求收藏求节能

2020-10-19 来源:

最强少城主 第十八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求收藏,求推荐)

当着郁仲谦郁以柠兄妹二人的面,施知义没有取出青韶,并非他信不过二人,而是深知他手上这魔帝配戒干系甚大,多一人知道就会多一分危险。

实际上,他和郁仲谦二人不知为何极为投缘,两人年纪虽然差着两三岁,性格也并不相似,但一见如故,没几日便互为知己,几乎无话不聊,郁以柠虽然对他俩的话题不太感兴趣,但自己一人呆着无聊,因此连续几日下来,三人无事时几乎都泡在施知义所在的这辆马车中。

对于施知义不太方便的一点是:他的铜戒空间中有着疗伤圣药紫阑神秀丹,一颗就足以治好他身上的全部伤势。但为了守护铜戒的秘密,他不能莫名其妙的变出一粒丹药来,圣级三品的丹药毕竟不是路边的石头,随随便便就能捡着。

而且刘医师也会每日前来查看他的身体状态并为他换药,对他身体的恢复情况可谓了如指掌。不得以,施知义只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取出一颗,每日用牙齿啃下米粒大小的一丁点,以加速伤势的恢复速度,但又不至于一夜之间痊愈,引起刘医师不必要的惊诧。

即便如此,他还是小看了圣级三品疗伤丹药的威力。那枚紫阑神秀丹才被他啃了六七日,还剩下一大半,他从内到外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直让刘医师瞠目结舌,无事时常常发呆,考虑到底是施知义体质天赋异禀,还是自己的医术在不知不觉中进步了太多?

这日清晨,整个车队还未醒来,施知义已经起身,面向东方盘膝坐好,开始进行一天的早课。养伤的这些日子,是他自从习武以后第一次没有按时练功,躺了这么多天,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发痒了。

肉眼不可见的天地元气被他缓缓的吸入体内,渗入他的筋骨,随着浩然正气诀的运转,流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身上的气息也逐渐的强大起来。

很快,施知义的筋骨就如同装满水的木桶,再也容纳不下哪怕多一丝的元气,而那向桶里舀水的勺子却并未停歇,天地元气依然源源不断的向施知义的体内汇集而来。

那些在筋骨之中与蕴含着的能量膨胀到了极限,如同秋天挂在枝头的饱满欲滴的果实。终于,一滴滴晶莹的真元从一块块肌肉、一条条筋络和一块块骨骼中凝聚出来,再度流入干涸的经脉之中。

而他浑身的经脉,犹如饥饿已久的幼兽刚刚吸吮到母亲的**,发出了一阵畅快的震颤,以及继续索取的欲望!

这是施知义晋入破晓之境后的第一次行功,相对于那一夜犹如梦境般短暂的畅快,这一次他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成为超凡武者给他带来的各方面的巨大提升。

从脱尘到超凡,是一个巨大的门槛,如果说前者对于能量的运用和武学一道的理解宛若一块铁胚,依赖的是其与生俱来的坚韧,那后者就像是一把由百炼精钢锻造成的利刃,蕴含了锻造者千锤百炼的心血和精益求精一往无前的意志,不但攻击力更为强大,而且使用起来也更加的得心应手,与前者相比,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脱尘三境易筋、锻骨、洗髓,是对武者身体全方位的强化,在与人交手时,依赖的是体内的强大的筋骨之力。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一阶段的武者除了力量更大、速度更快、抗击打能力更强、恢复力更强之外,与未曾修炼过的寻常人相比并没有实质性上的差距。

而超凡三境给武者带来的最大提升,则在于真元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武者的战斗方式,在筋骨之力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之后,为前方的武学之道再次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施知义感受着体内一条条经脉中流淌的真元,虽然数量上还远远没有那么充裕,如同冬天过后的小溪,刚刚摆脱了断流的状态,但却已经要比洗髓巅峰所蕴含的筋骨之力强大的太多太多。

而他能够明显觉得出来,由于那一夜涌入自己体内的能量过于丰沛,且晋级之后在强大的能量支持下马上投入剧斗,经脉的宽度和韧性都在这一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提升,因此目前的情形,这还远远不是这些经脉的极限所在,随着他对破晓之境功法和自己经脉熟悉程度的加深,体内的那些涓涓细流,必将掀起澎湃的浪花!

这一次行功,持续了半个多时辰,直到他感觉到一道视线锁定在自己身上,才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义你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果然并非是天才二字便能解释。不过你身体刚刚好转,别太心急,小心过犹不及。”看到施知义迎面而来的目光,郁仲谦关切的说。

“多谢仲谦兄,”这些日子的交谈,让施知义跟郁仲谦兄妹二人国家体育总局更加坚定了铁腕“整风”的决心。(欣 华)已经相当熟悉,而郁仲谦虽然贵为皇子,但却平易近人,没有什么架子,因此称谓上也亲近随意许多“不过是已经养成了习惯,躺了这么多天身上实在难受。”

“不错,习惯成自然,武学之道,贵在持之以恒,点滴积累。”郁仲谦点头感慨道“据说傅老爷子年近八十,仍然每日练功不辍,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号,又岂是轻易得来。”

施知义未入军队历练之前,闲暇时常听父亲施怀川点评天下各个世家门派的武学特色,但不知为何对于这有着人族第作者:一高手称号的傅老爷子却所谈甚少,听得郁仲谦提起,不由得好奇道:“仲谦兄你对傅老爷子了解的多么?可否给我讲讲他的事情?”

“实不相瞒,傅老爷子其实是我的外公。”郁仲谦的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施知义长大了嘴巴“我的母亲姓傅,是他唯一的女儿,后来嫁给父皇,生了我们兄妹二人。这在各大世家中并非什么秘密,你不知道反而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施知义挠头道:“我小时候,老爹总是忙忙叨叨的,一见我就催我练功,关于各大世家之间的关系背景等这些事情聊的比较少。”

“云栖城未来皆在你一身,想必令尊对你寄予厚望,才督促的紧些。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长大后自然会慢慢知道。”郁仲谦脸上露出一丝崇敬的神情。

“其实我长这么大,也从来没见过外公,他的事情,大多都是从小到大我母亲跟我说的。我还有一个舅舅,曾来京都看过我母亲以及我们兄妹数次,从他那里,我也知道了一些关于外公的事。”

“如你一路所见,傅家所在的西北蒲州,气候炎热干旱少雨,田地远不如南面的归雁大平原肥沃,又不似你们云栖城或海陵州闾丘家,商业繁荣,因此之前在八大世家中的实力排名相对靠后。”郁仲谦心思细腻,不着痕迹的小小捧了云栖城一下,果然施知义的嘴角立马咧到了耳根。

“傅家北面是玉带山脉,高不可攀;西面有着残暴狡猾的沙羯族存在,数万年来长期劫掠人族,因此和傅家经常发生摩擦冲突;东面挨着达奚家,两家之间在过去的数千年间也颇多龌龊,而达奚家又是八大世家中最强的世家之一,因此傅家虽然忝列八大家族之一,但之前的日子并不算好过。”

“我外公武学天赋在世家子弟中并不起眼,他的一身修为基本都是在几十年间的南征北战中磨练而出。”

“他二十岁超凡,四十六岁入圣,四十九岁时,在与沙羯族的战斗中击杀了沙羯族第一高手鲜于浦颚,赶的沙羯族族长率部仓皇逃窜,将傅家的势力范围向西推进了两千里。”

“五十一岁时,单枪匹马灭掉了当时月隐草原的第三大马匪帮派怒雷帮,使之从此销声匿迹;五十七岁时,在京都的一次争斗中,力挫月竹林海的第一高手,大长老慕天颜”

“五十九岁时,以一敌三,大败达奚家家主达奚观海和两大长老的联手,从达奚家手中夺取了包括之前我们停靠的嘉鱼码头在内的大江西岸一座城池和三个码头,让傅家的势力数千年以来首次拓展至大江之滨,从此蒲州不再偏居西北一隅,而在大江上游占据了一席之地。”

“近二十年,他一直潜心修炼,再未有人有资格让他出手。据说现在他老人家已经无限接近封神之境,是当前人族最有希望继你先祖施元帅之后晋入封神的强者。”

郁仲谦为人谦和,温文尔雅,平日说话慢条斯理,但一说起自己外公来,却是滔滔不绝如数家珍,施知义也听得心生向往,恨不得马上能见到这位人族的第一高手。

他原本计划在伤势完全复原之后就向郁氏兄妹告辞去寻赫连铭志,但一来日子过去这些天,赫连铭志大仇得报,想必已经离开了泸州城,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他,难如大海捞针,反正两年之后在京都揽春大会上大家总会遇到,因此也并不着急;

二来一路上他与郁仲谦相谈甚欢,如果就此离去,心中竟有不舍之意。

反正他外出历练本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一切顺其自然,既然恰逢人族第一高手的寿宴,群英汇聚,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前去见识一番的机会。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七台河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止咳化痰药
友情链接
合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