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神惑欲殿第章万蛇复苏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惑欲殿 第323章 万蛇复苏

场上一片黑色气息缭绕,所有人都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事情。达林从那只黑色大手下险险逃生,腰间还抱着一名重伤不已的家伙。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戴捂着胸口的疼痛,满脸苦涩的问。

也能改善农民职业素养较弱的现状“救你?不知道,顺手而已。”达林轻描淡写。

“顺手么……”戴瞬间陷入了沉默,这家伙説的顺手,就是在实力接近六七级战士的手中将自己从虎口之中救出么……

明明这家伙就是个弱者,连我的黑魔法都没办法解除,他竟然是顺手在恶魔手中将我救出来。

“或许,这就是阿斯贝尔殿下喜欢你的原因。”戴苦笑,王族少爷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苦涩的笑容,自信与骄傲终于不再是他脸上唯一的表情。

这都是拜这个家伙所赐。

“咦?还活着?”这时候,黑色的亡灵气息之中,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顿时让在场的两人一阵心惊。

达林很清楚,那个袭击自己[dǐng^diǎn^][]的红袍人实力如何,那绝对是他所面对过的最强对手,就连在天高原遇到的哈尼斯估计也不是其对手。

“父亲,是我,戴。你难道不认得我了么?”看到红袍人出现,戴脸上露出笑容,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不会认不出他来的。

没错,刚才的出手只是因为我被神使刺穿胸口,所以父亲才暴走的。

一定是……

“噗!”穿刺的声音传出,汩汩血水从戴的腹部再次徜徉。

“父,父亲大人……为,为什么……”戴嘴角溢血,低下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只贯穿自己的手,那双沾满鲜血却没有一丝颤抖的手。他到死也不会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杀了他。

“废物。”红袍人将身躯越发冰冷的戴像是垃圾一样甩开,随后那带着幽火般的双目直直盯着达林。那双跳动着幽幽火焰的双眼,如鬼魅一样盯得他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是那样的似曾相识。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如果你不想死得太过痛苦,最好回答我。”红袍人冰冷的説,“你刚才施展的剑技,是不是那传説之中的剑技?”

达林闻言,身体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説不出是震惊还是惊悚。

传説三剑是罪王之剑教授给他的,可以説是罪王之剑与他的秘密,没有人知道这传説三剑的最终施展出来的威力究竟有多大,那是超越等级实力的剑技,达林有种恍惚的感觉,那其中似乎包含着……某种法则。

可眼前的人竟然知道了那传説之中的三剑。

难道,这家伙也知道罪王之剑的事情?

“从你的表情来看,那传説三剑看来是真的。”红袍人冷声説,深处发白的指尖,一股黑色的亡灵气息在他的手中凝聚,那种感觉让人无比厌恶。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达林指着红袍人。他的心脏,跳动得这样的快。快的让人窒息,快的……仿佛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红袍人冷笑,声音説不出的诡异与冰冷,就像是某种幽灵的笑声一样。

“破!”就在这时,黑色的雾气被驱开,整个决斗场上一片狼藉,一只金色的狂狮散发着diǎndiǎn圣光,凶猛澎湃的斗气在这一瞬间从布鲁克身上爆发而出,让得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位无匹的战神一样。

五级战绩——金色狂狮

巨大的震撼与冲击,全数打在了红袍人所则恰恰因为所散布的信息是真的。所以言论自由的边界在,整个场上轰隆一片,在阵阵的碎裂声之中,周围的旗幡被狂风嘶吼得摇曳不定,尘埃滚滚,达林就这么被巨大的冲击给吹出了战斗的范围。

周围更是栾城了一团,观众们一个个惊慌而逃,他们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可这巨大的破坏力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害怕,就算有将军在,他们也不敢在这种随时丧生的地方逗留。

“快!快离开这里。”

“妈呀,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好好的一个决斗,会变成这样?”

“那是布鲁克将军的狂狮战技,看来布鲁克将军已经出手了,他的对手似乎也相当厉害,竟然能够与将军打这么久。”

……

“这就是强者之间的较量么,真是可怕。”达林深处拇指抹去嘴角溢出的一丝鲜血,轻咳了两声,刚才巨大的冲击让他犬舍那一阵剧痛。

“对了!蓝蓝!”达林这才想起,蓝蓝还在那黑魔法的禁锢之中。

“蓝蓝,你不会有事的。”达林听着凌冽的风沙冲进了亡灵气息极为浓重的战斗中心。

狮吼狂吟,金色的斗气光芒与巨大的森白骨爪狠狠的撞在一起,发出轰隆的震撼之声,达林在里面受到波及,整个人感觉都快被那声音震碎,而亡灵的气息也是极为的可怕,呼吸在这一刻变得极为困难,举步维艰。

“兹兹……”黑色的地带,漆黑的电芒在闪动着,白色的身影此刻被黑色的气息包裹着,似乎被未受到外面气场的波及。

达林双手握剑想要将这黑魔法禁锢给劈开,却是发现剑身一空,他手中握着的,只有剑柄!

“靠,不会,关键时刻,居然废了。”达林可怜兮兮的看着手中仅剩的剑柄,满是无奈。

“看来施展第一剑虚钝之后,这些普通的剑都没办法承受那种巨大的力量。”

被誉为传説之中的王之三剑,即便是第一剑,也拥有震慑时空的能力,不得不説,普通材质的剑根本没办法承受这样的距离冲击。

“该死,看来只能自己冲进去了。”达林正想着冲进黑魔法禁锢之中,一只白暂的手却将他拉了回来。紧急情况之下,这种举动顿时让达林心中一凉,也许是敌人。

“你!”当达林看到拉住自己的人是阿斯贝尔的时候,脸上的警惕终于松了松,甩开阿斯贝尔的手説,“你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这里已经成为战场了,布鲁克将军还有那个疑似修的红袍家伙都打在一起了,你干嘛还不逃走。”阿斯贝尔修长的睫毛之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达林,油然而生的担忧让达林对着位女孩是又爱又恨。

“我,蓝蓝被困在黑魔法里面了,我必须去救她。”达林解释。

“蓝蓝?就是经常趴在你肩头的那条白色小蛇吗?”阿斯贝尔明眸一转,很快想到了什么,“那只是一条宠物而已,没有必要搭上自己……”

“不行!”达林打断阿斯贝尔的话,“刚才要不是蓝蓝,我早就被杀了,你让我丢下必须明白作为客服的三大任务她,这我做不到。”

“你真的,不能丢下吗?”阿斯贝尔见达林决心要救,语气转为妥协。

“蓝蓝和我一起的日子虽然不长,可毕竟是经历过生死的,丢下她我做不到。”达林握紧拳头。

“既然这样……那让我来。”阿斯贝尔美丽的脸上带着一丝决然,知道这个黑魔法禁锢到底有多强,要是真的让达林进去救,那无意识自杀的行为。

“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我用神术加持,进去里面应该不是问题。”阿斯贝尔淡淡説。

“谢谢。”达林看着阿斯贝尔那柔和的背影低声説。他知道自己现在一diǎn用处也没有,也许真的如爱莎贝尔所説,搭上自己也説不定。现在这样,应该是最好的对策了。

“阿尔维斯,我问你哟。”阿斯贝尔忽然停下脚步,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沉吟了一下,开口説,“如果今天是我被禁锢在里面,你会这样……义无反顾的……冲进去……”

“这是当然的,在圣殿的时候我不是答应过你了么……”达林微笑着説。

“是,是啊。”阿斯贝尔身体微微一颤,旋即灿烂一笑,心中的郁结似乎也烟消云散了。

阿斯贝尔默念了两句,神术的华光将他整个身子包裹了起来,淡淡如星光映得她那精致的面容更加的柔美。

“这是?”当阿斯贝尔进入黑魔法的禁锢,微微一怔,脸上洋溢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嘶嘶……”白色的小蛇在黑色风暴的中央,外在投保商业车险超过一年的车辆中围强横的力量并不是无法贯穿这个黑魔法禁锢,而是,那些强横的力量均被这可怕的生物给吸收了!

阿斯贝尔感觉手心有些发凉,阿尔维斯身旁的这条蛇绝对不普通,如果説有什么能够在黑暗之中滋养并生存,恐怕也只有黑暗生物。

圣神的侍者,与黑暗生物……

阿斯贝尔越想越是心惊,然而更让她感到可怕的是,那停滞在黑色风暴中央的蛇忽然睁开眼睛,那双腥红如丝的眼睛,竟直直盯着她,让她心中惊讶。

“蓝,蓝蓝……你是蓝蓝对。”阿斯贝尔首先开口,为了不让这生物误认为她是敌人。

“嘶嘶……”猩红的蛇信吞吐,白色的身躯还在变化,身上的皮肤在慢慢的褪去……

“这,这该不会是要蜕皮了?”阿斯贝尔小嘴微张,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难道是因为吸收了过多的亡灵气息,所以这小蛇的力量也得到了提升?”

“砰!”巨大的声浪从外围传出,可怕的波动将黑色风暴震荡得颤动不得已,万蛇正在蜕变,本不应该受到任何打扰,然而外面的声势太过浩大,可怕的能量风暴不断撕裂着黑色漩涡,即便是王族之蛇也无法全部抵消。

阿斯贝尔迫不得已,最后一个只好退了出来。

“阿斯贝尔怎么样了?蓝蓝呢?”见阿斯贝尔从黑魔法的的禁锢之中空手退了出来,达林急切的问。

“阿尔维斯,那,那条蛇在蜕变。”阿斯贝尔神色慌张。

“什么?万,万蛇在蜕变?!”

宝鸡看白癜风的医院
兰州包皮包茎
长沙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友情链接
合肥旅游网